路人甲般的愛情 2011-12-25

忘記了小S在哪一期節目的什麽狀況下說出的話:你就是從路人乙變成了路人甲而已。


這話說的非常完美。


概括了愛情裏不被愛的那一方的尷尬處境。


再努力,再深入,仍然只是個路人甲。


不是TA的MR/MIS.RIGHT。


-


卑微嗎?如果,在愛情裏作為不被愛的那一方。


-


不要說什麽那個時候不懂得去愛。


沒有人天生就可以愛護另外一個人到極致的。


但人們總能想得到為了TA的MR/MIS.RIGHT去做哪些什麽事情,然後去做。


因為,每一個人都有一種與生俱來的,知道如何討好喜愛之人的本能。


缺的只是遇見該去討好的對象。


-


我真不是一個好人。


更不是愛的傳教士。


我也不想讓我的愛情泛濫成濫情。


但卻總是等不到你的回應。


你越來越自我,我越來越低賤。


所以,可以甘心的用彩色的行動,去換你黑白的言語。


-


你構建的美好未來,不是我說想參與,就能夠獲得門票的。


-


這就是路人甲的愛情。


在匆匆而過的人行道上,偶然一次擦肩。


你的愛,在那一次的回眸裏達到了巔峰。


剩下的,就是我,在那一抹驚艷中仿徨。

0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陌生環境中安全感體驗焦慮綜合癥 2012-03-08

前記:你不相信的未來,不能強加於他人。 我選擇躲在這裏寫一些不痛不癢的話, 是因為只有在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中, 我才能體會到一種安全感。 但這樣的安全感卻又像是吸毒後的快感,轉瞬即逝。 所以,我把這個叫做陌生環境中安全感體驗焦慮綜合癥。 - 有些莫名其妙的情緒憋在心底,無法釋放。 或許是很多的念想在堆積,才會化作那麽多場的夢境。 一面告訴自己要忘記,一面幻想著你回來。 - 那些日子是真實存在的。

半城白雪 2012-02-26

有時候會覺得,白頭到老是不是只存在於幻想中。 - 一夜之後,半城白雪。 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 於是走到窗前,仔細觀看。 沒錯,是雪……白白的雪。 - 說對了,很多時候,我確實不想相信自己的眼睛。 看到的,誰能保證這不是虛幻? 就像,誰能證明, 你不僅僅是存在於我的記憶裏。 證明,你曾經是個完整的好人。 - 我想把完整重新定義。 定義到,你只最愛我,就夠了。 我並沒有要求你完全的屬於我。 真的,

或許 2011-02-28

想去一個遙遠的地方放逐自己, 體驗孑然一身的孤獨。 總是不想面對太多人, 反感喧囂的人情世故。 曾想, 如果我只是我, 如果我們只是我們, 純粹,潔凈,安逸,淡然。 內心脆弱的時候, 我會想起一個很多年前的朋友, 用想念他的方式, 去化解現實的傷痛。 太久太久了, 沒有讓一個人駐紮內心, 或許, 我已經遺忘了什麽是愛, 又或許, 我已經不配再去擁有愛情。 可是, 為什麽要懷揣著對生活的希冀, 希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