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。 2009-01-08

輾轉2個城市間,


在顛沛流離的旅途裏,


卻重新拾回了安定的心。


這道理,我無法解釋。


-


沙丁魚罐頭的車廂裏,


人擠人的熱鬧,喧囂。


晃蕩的車廂,


摩擦的人群,


渾濁的空氣。


下車,行走,無人的街區。


呼吸清晨,帶著寒氣的氳濕。


又一次的見證了,


一個陌生城市的日出。


東邊泛起一點點的紅,


內心寒冷的無法形容。


-


紅。


有一個時間片段裏,


指尖染上一抹鮮紅。


藏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夜裏,


那是白紙上塗抹著的淡色彩妝。


那個被記憶包裹的夜晚裏,有:


年輕的心,年輕的身體,


年輕的承諾,年輕的無知。


年輕的時候總以為可以對著一個人天長地久。


長大之後才明白人生的劇目裏有太多的篇章。


有太多的閑雜人員,有太多的節外生枝。


有太多的不可估計,有太多的意料之外。


面面俱到的完美結局。


那只是一個傳說。


-


第2次來這個陌生城市。


它已不再陌生。


似懂非懂的語言,和一些善良的人們。


不再下雨的天氣裏,我開始重新打量這個城市。


告別的日子,白紙黑字的預知。


但開始,總還帶上滿滿的憧憬。


生活,實習。


調整著作息。


適應,一直處在適應之中。


像愛某些人的時刻裏。


調整自己的步伐,緊貼他們的生活軌跡。


甚至幻想成為他們那樣的人。


-


我不知道生活裏該如何和人交流。


所以,才咬牙來到這個完全陌生的城市。


當作獨立的開始。


-


習慣是種不可抗拒的力量。


像某年月裏,我習慣了你的身體,你的味道,


習慣了自己有一顆愛你的心,


固執的以為,從此,再也不會去愛別人,再也不會去觸碰別人。


那只是固執,單純的固執。


-


最後,還是習慣了以分別做結局。


說再見,太虛偽,卻始終不能殘忍的對自己說出,再也不見。


-


故事的最後,都會有燈火闌珊的結束時刻。


但不是總有一個人能夠為你原地等候。

0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陌生環境中安全感體驗焦慮綜合癥 2012-03-08

前記:你不相信的未來,不能強加於他人。 我選擇躲在這裏寫一些不痛不癢的話, 是因為只有在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中, 我才能體會到一種安全感。 但這樣的安全感卻又像是吸毒後的快感,轉瞬即逝。 所以,我把這個叫做陌生環境中安全感體驗焦慮綜合癥。 - 有些莫名其妙的情緒憋在心底,無法釋放。 或許是很多的念想在堆積,才會化作那麽多場的夢境。 一面告訴自己要忘記,一面幻想著你回來。 - 那些日子是真實存在的。

半城白雪 2012-02-26

有時候會覺得,白頭到老是不是只存在於幻想中。 - 一夜之後,半城白雪。 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 於是走到窗前,仔細觀看。 沒錯,是雪……白白的雪。 - 說對了,很多時候,我確實不想相信自己的眼睛。 看到的,誰能保證這不是虛幻? 就像,誰能證明, 你不僅僅是存在於我的記憶裏。 證明,你曾經是個完整的好人。 - 我想把完整重新定義。 定義到,你只最愛我,就夠了。 我並沒有要求你完全的屬於我。 真的,

路人甲般的愛情 2011-12-25

忘記了小S在哪一期節目的什麽狀況下說出的話:你就是從路人乙變成了路人甲而已。 這話說的非常完美。 概括了愛情裏不被愛的那一方的尷尬處境。 再努力,再深入,仍然只是個路人甲。 不是TA的MR/MIS.RIGHT。 - 卑微嗎?如果,在愛情裏作為不被愛的那一方。 - 不要說什麽那個時候不懂得去愛。 沒有人天生就可以愛護另外一個人到極致的。 但人們總能想得到為了TA的MR/MIS.RIGHT去做哪些什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