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年的。影像 2009-06-21

笑點低,低到在很不好笑的視頻面前笑到趴下。

然後在走一段長長路的時候發呆。

-

那個時候,她在我身邊。

在這個城市裏。

然後她告訴我,她不喜歡這裏。

-

我忘記了是不是和她一起看過一場日落,

好像有一起經過斷橋邊。

然後在Y2的公交車上,

她興奮的說著第1次看到這種類型的汽車,木質的。

-

她是第1個來到這個城市陪伴我的人,

但我不知道是不是最後一個。

-

很多年前,有個人在喝醉的時候給我打了電話。

她說有人故意的想灌醉她。

又接著說她就快要醉掉了。

我保持著沈默,一言不發。

她還說她愛我的,要我相信她的。

-

我不知道是不是要相信一個喝醉酒的人的胡言亂語。

只知道後來她來到我所在的城市又對我避而不見。

-

畢業的時候,我們誰也沒有送走誰。

我們沒有獨自聚餐,沒有在KTV裏唱到瘋癲。

沒有歇斯底裏,沒有在車站臺上抹著眼淚。

沒有預訂下一次見面的時間。

我們沒有以為這是一場多麽重要的離別。

我們甚至沒有聚眾告別。

我無比遺憾的對我的畢業心存芥蒂。

讓我想起3年前的那首歌,我曾用心的愛過你。

唔,我曾用手機放過那首歌。

還記得幾句歌詞,比如:如果我這一走,你是否會想起我?

-

我不喜歡夏天的原因不只因為太熱。

我總是習慣在這個神奇的季節裏想起奇怪的人和事。

不是說夏天對我的記憶有多深刻,

只是做慣了學生的我,在暑假裏有太多的空閑和空虛。

而現在一切都改變了。

沒有時間,沒有時間。

於是很多年前的很多疑問在瞬間就清晰明朗起來。

我開始懷疑,我有沒有比她們堅強的能力。

-

天,要下雨了。

很多年前,我曾是某個人生活的全部重心。

而那個時候,我不懂得如何負擔。

很多次的回憶裏,我想過如果當時我說的不是不要,

那麽結局是不是一定會更改?

可是,我不能說我後悔。

不能說我考慮了多少多少的事情之後,說了2個字,不要。

-

其實,抗拒一直都在。

抗拒一些會讓我敏感起來的東西。

有些回憶會讓我在一瞬間紅了眼眶。

而我知道,那些僅僅只是不甘心。

-

說了不去期待。

卻還是會跌入深淵。

只是現在,我經不起這般那般的折騰。

亦不會去勉強自己。

甚至不會勉強自己去閃躲。

嗯,只是逆來順受。

-

嗯,生活一切都好。

我亦很好。

1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陌生環境中安全感體驗焦慮綜合癥 2012-03-08

前記:你不相信的未來,不能強加於他人。 我選擇躲在這裏寫一些不痛不癢的話, 是因為只有在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中, 我才能體會到一種安全感。 但這樣的安全感卻又像是吸毒後的快感,轉瞬即逝。 所以,我把這個叫做陌生環境中安全感體驗焦慮綜合癥。 - 有些莫名其妙的情緒憋在心底,無法釋放。 或許是很多的念想在堆積,才會化作那麽多場的夢境。 一面告訴自己要忘記,一面幻想著你回來。 - 那些日子是真實存在的。

半城白雪 2012-02-26

有時候會覺得,白頭到老是不是只存在於幻想中。 - 一夜之後,半城白雪。 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 於是走到窗前,仔細觀看。 沒錯,是雪……白白的雪。 - 說對了,很多時候,我確實不想相信自己的眼睛。 看到的,誰能保證這不是虛幻? 就像,誰能證明, 你不僅僅是存在於我的記憶裏。 證明,你曾經是個完整的好人。 - 我想把完整重新定義。 定義到,你只最愛我,就夠了。 我並沒有要求你完全的屬於我。 真的,

路人甲般的愛情 2011-12-25

忘記了小S在哪一期節目的什麽狀況下說出的話:你就是從路人乙變成了路人甲而已。 這話說的非常完美。 概括了愛情裏不被愛的那一方的尷尬處境。 再努力,再深入,仍然只是個路人甲。 不是TA的MR/MIS.RIGHT。 - 卑微嗎?如果,在愛情裏作為不被愛的那一方。 - 不要說什麽那個時候不懂得去愛。 沒有人天生就可以愛護另外一個人到極致的。 但人們總能想得到為了TA的MR/MIS.RIGHT去做哪些什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