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。降。 2009-03-12

嘴上的堅強,眼淚在投降。


-


我不喜歡這個城市的雨水,


它總把人淋的太清澈。


-


害怕透明。


害怕被一不小心沖刷掉落偽裝。


害怕真心。


我始終不能說我是疼痛的。


因為剝離的時間早已經長過了愈合期。


我不能說我到現在還是疼痛的,


就算在窒息的邊緣,


我還在失去了氧氣的真空裏存活著。


我不能說我現在是個死去的人,


因為我還活著,即使活著偽善。


我也不能說我是疲憊的,


我還有那麽多的力氣去想起從前,


我更需要用堅強的臉孔去面對未來。


我不能說痛,


不能說想念,


更不能說愛或者缺愛。


不能說執著,


不能說頑固,


不能說我需要或者拋棄。


我不能說人前的我是什麽模樣。


我也不能說人後的我又是什麽模樣。


既然大家都是以2面人格存活的,


我又能有何微言呢?


-


不能念念不忘。


不能忘記。


只是不懂,


既不回頭,


何需不忘?


從堅持走到投降。


沒有過渡期。


眼淚沒有掉落,


它融化在了心裏。


我不能說我疲憊,


不能負責亦不能自責。


我不能說我是傷感的,


我可以說很多別的沒心沒肺的話,


來掩飾內心的空虛。


我不能停下來,


停下來就會累死。


呵呵,停下來就會累死。


多可笑,卻正式宣告了,我的投降。

0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陌生環境中安全感體驗焦慮綜合癥 2012-03-08

前記:你不相信的未來,不能強加於他人。 我選擇躲在這裏寫一些不痛不癢的話, 是因為只有在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中, 我才能體會到一種安全感。 但這樣的安全感卻又像是吸毒後的快感,轉瞬即逝。 所以,我把這個叫做陌生環境中安全感體驗焦慮綜合癥。 - 有些莫名其妙的情緒憋在心底,無法釋放。 或許是很多的念想在堆積,才會化作那麽多場的夢境。 一面告訴自己要忘記,一面幻想著你回來。 - 那些日子是真實存在的。

半城白雪 2012-02-26

有時候會覺得,白頭到老是不是只存在於幻想中。 - 一夜之後,半城白雪。 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 於是走到窗前,仔細觀看。 沒錯,是雪……白白的雪。 - 說對了,很多時候,我確實不想相信自己的眼睛。 看到的,誰能保證這不是虛幻? 就像,誰能證明, 你不僅僅是存在於我的記憶裏。 證明,你曾經是個完整的好人。 - 我想把完整重新定義。 定義到,你只最愛我,就夠了。 我並沒有要求你完全的屬於我。 真的,

路人甲般的愛情 2011-12-25

忘記了小S在哪一期節目的什麽狀況下說出的話:你就是從路人乙變成了路人甲而已。 這話說的非常完美。 概括了愛情裏不被愛的那一方的尷尬處境。 再努力,再深入,仍然只是個路人甲。 不是TA的MR/MIS.RIGHT。 - 卑微嗎?如果,在愛情裏作為不被愛的那一方。 - 不要說什麽那個時候不懂得去愛。 沒有人天生就可以愛護另外一個人到極致的。 但人們總能想得到為了TA的MR/MIS.RIGHT去做哪些什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