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情的余味、身體的記憶 2008-11-30

我想起《9songs》里、身体痴缠的镜头。

还有些,在雪地里也泛起了彩色光芒的台词、

一段走过十多年的道路,

一些不变的店家。

音像店的老板向我打招呼:“回来了?”

“嗯,回来了。”

想起最后一次年月里的对话,

距离今天1年之多。

车窗外飞驰的街景,

阳光照耀的灿烂不堪,

又是一个暖冬。

思绪飞舞,

我总结出了10个字:

爱情的余味、身体的记忆。

说好不回忆。

却依旧不可遏止的让往事拥挤在中枢神经、

阻塞了思维的进程。

坐在冰冷的石凳上,

又想起些温暖的怀抱,

柔软的手指触觉。

一幕幕往事像逝去的人们的脸,

曾经熟悉,如今陌生。

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还有能力,

在{某个}擦肩而过的瞬间握住他们的手,

平静的打声招呼。

还是,我可能会惊讶于他们容颜体态的转变。

苍老,不可逆转。

最爱,不可永在。

原来,就算当年爱的很傻很值得,

到如今,也只剩下对自己的唾弃。

你说,最爱没有尊严。

那只是你高傲的虚荣

我有那么一点一丝的悔恨、

后悔当年说了弃权,却又覆辙重蹈,历史重演。

我还记得你的body

翻译为{身体}。

但在我的思维里,

我只能说剩下了、只是爱情的body:

尸体

我有点厌恶自己,

记得那些赤裸的欲望,却

望不见记不起曾经也有的海誓山盟

爱情里的甜言蜜语、

爱情里的撕心裂肺、

爱情里流过的眼泪、

它们的共同点是:

从刻骨变得无所谓

能不能只做爱,不谈情?

喜欢我?哪部分呢?

整体,还是局部?

喜欢我?哪时期呢?

满足你,还是满足我?

我的左手比右手大。

因为我是左撇子

也许我的思维,也是个左撇子。

是的,我还记得身体痴缠的记忆。

浑浊的思维里,年岁都沉淀

思念都碾碎,却唯独存留了狰狞的欲望在扩散,

与影随行

放肆的无所畏惧。

眷念里的那一点温暖、

我在背叛

我还记得,是的,我还依旧记得。

爱情,余味。

3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陌生環境中安全感體驗焦慮綜合癥 2012-03-08

前記:你不相信的未來,不能強加於他人。 我選擇躲在這裏寫一些不痛不癢的話, 是因為只有在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中, 我才能體會到一種安全感。 但這樣的安全感卻又像是吸毒後的快感,轉瞬即逝。 所以,我把這個叫做陌生環境中安全感體驗焦慮綜合癥。 - 有些莫名其妙的情緒憋在心底,無法釋放。 或許是很多的念想在堆積,才會化作那麽多場的夢境。 一面告訴自己要忘記,一面幻想著你回來。 - 那些日子是真實存在的。

半城白雪 2012-02-26

有時候會覺得,白頭到老是不是只存在於幻想中。 - 一夜之後,半城白雪。 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 於是走到窗前,仔細觀看。 沒錯,是雪……白白的雪。 - 說對了,很多時候,我確實不想相信自己的眼睛。 看到的,誰能保證這不是虛幻? 就像,誰能證明, 你不僅僅是存在於我的記憶裏。 證明,你曾經是個完整的好人。 - 我想把完整重新定義。 定義到,你只最愛我,就夠了。 我並沒有要求你完全的屬於我。 真的,

路人甲般的愛情 2011-12-25

忘記了小S在哪一期節目的什麽狀況下說出的話:你就是從路人乙變成了路人甲而已。 這話說的非常完美。 概括了愛情裏不被愛的那一方的尷尬處境。 再努力,再深入,仍然只是個路人甲。 不是TA的MR/MIS.RIGHT。 - 卑微嗎?如果,在愛情裏作為不被愛的那一方。 - 不要說什麽那個時候不懂得去愛。 沒有人天生就可以愛護另外一個人到極致的。 但人們總能想得到為了TA的MR/MIS.RIGHT去做哪些什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