喪。失 2010-05-09

那年那月那日那刻起,


所有的喪失一並而來。



厭惡於現在的狀態,


卻不知道該如何發泄。


喪失的自由,


喪失的話語,


喪失的發泄能力。


還剩余一片惶恐。



我有些懷念曾經一個人的生活。


那個時候裏,自己,還是屬於自己。


可以揮霍,可以悔恨,


可以縱情,可以沈溺。



我開始想念你和你的手指。


你握我時,滲出一絲汗液。



所有人都說,你像我的姐姐。


牽著我四處走動。



我開始懷疑,我是不是具備2個人生活的能力。


當被壓抑的情緒在不斷的反抗,


卻又失去訴說的能力之時。


我在這樣的時刻裏,


感到無力。



我拼湊不出這般那般零碎的言語,


像是我這混亂的思維。


被打亂的節奏,


和被剝奪的自由。



自由,自由,


那年她說我極愛自由。


我終於不在爭執和反駁。


我也不能夠妥協。


多可憐。



這些年來,


你過的好嗎?


我很想去問,


很久不去問。



你離我的城市近了,


心,卻是越來越遠了。


可我,


卻連懷念你的時間和權力都沒有了。



還有些話想說,


卻找不到可以表達的詞句。


那麽,是不是一句最簡單的,


我想你了,


你就能夠讀懂得我的意思了呢?

0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陌生環境中安全感體驗焦慮綜合癥 2012-03-08

前記:你不相信的未來,不能強加於他人。 我選擇躲在這裏寫一些不痛不癢的話, 是因為只有在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中, 我才能體會到一種安全感。 但這樣的安全感卻又像是吸毒後的快感,轉瞬即逝。 所以,我把這個叫做陌生環境中安全感體驗焦慮綜合癥。 - 有些莫名其妙的情緒憋在心底,無法釋放。 或許是很多的念想在堆積,才會化作那麽多場的夢境。 一面告訴自己要忘記,一面幻想著你回來。 - 那些日子是真實存在的。

半城白雪 2012-02-26

有時候會覺得,白頭到老是不是只存在於幻想中。 - 一夜之後,半城白雪。 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 於是走到窗前,仔細觀看。 沒錯,是雪……白白的雪。 - 說對了,很多時候,我確實不想相信自己的眼睛。 看到的,誰能保證這不是虛幻? 就像,誰能證明, 你不僅僅是存在於我的記憶裏。 證明,你曾經是個完整的好人。 - 我想把完整重新定義。 定義到,你只最愛我,就夠了。 我並沒有要求你完全的屬於我。 真的,

路人甲般的愛情 2011-12-25

忘記了小S在哪一期節目的什麽狀況下說出的話:你就是從路人乙變成了路人甲而已。 這話說的非常完美。 概括了愛情裏不被愛的那一方的尷尬處境。 再努力,再深入,仍然只是個路人甲。 不是TA的MR/MIS.RIGHT。 - 卑微嗎?如果,在愛情裏作為不被愛的那一方。 - 不要說什麽那個時候不懂得去愛。 沒有人天生就可以愛護另外一個人到極致的。 但人們總能想得到為了TA的MR/MIS.RIGHT去做哪些什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