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場。煙火 2010-02-14

本質上我是愛看煙火的。


實際上我已經10年沒有觸碰過煙火這個玩意。



所以我想了想,


也許熱愛真的是一個太寬泛的概念。


可是,我不用行動去證明,


我會連自己的心都懷疑。



懷疑是一種論調。


當然,也是煩惱。



猛然想起人文科學課上的符號學。


開始鄙視那一群吃飽了飯又無處發泄的哲人們的狗屁理論。


其實我,上一句話是錯誤的。


因為,還有一部分哲人們沒飯吃。



很多人不是沒有理想。


只是那理想現實到讓人不敢相信,


那麽個破玩意叫理想。


可是,未嘗不是呢?


我們都是吃著米飯長大的。


他們不過是不喜歡喝咖啡。



3年前,我覺得穩定的工作對我而言,是恥辱。


現在,當然,我羨慕。


可是,我還得懷疑,


我是不是真的有能力過上想要的日子?



虎年了。


很多同學已經第2次本命年了。


這是多麽讓人驚訝的事情。


我原本以為,我們都還小。



我終於看不懂春晚上的用語了。


我開始惶恐,我的生活,與這個世界,


脫軌太久了。



思念是一種不穩定的狀態。


害怕失去,所以一直想念。



我想告訴自己,


我真的不是RMB。


所以,必須堅持自己該走得道路。



好像我沒有什麽想要說的了。


那麽,新年快樂,情人節快樂吧!

0 次瀏覽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陌生環境中安全感體驗焦慮綜合癥 2012-03-08

前記:你不相信的未來,不能強加於他人。 我選擇躲在這裏寫一些不痛不癢的話, 是因為只有在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中, 我才能體會到一種安全感。 但這樣的安全感卻又像是吸毒後的快感,轉瞬即逝。 所以,我把這個叫做陌生環境中安全感體驗焦慮綜合癥。 - 有些莫名其妙的情緒憋在心底,無法釋放。 或許是很多的念想在堆積,才會化作那麽多場的夢境。 一面告訴自己要忘記,一面幻想著你回來。 - 那些日子是真實存在的。

半城白雪 2012-02-26

有時候會覺得,白頭到老是不是只存在於幻想中。 - 一夜之後,半城白雪。 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 於是走到窗前,仔細觀看。 沒錯,是雪……白白的雪。 - 說對了,很多時候,我確實不想相信自己的眼睛。 看到的,誰能保證這不是虛幻? 就像,誰能證明, 你不僅僅是存在於我的記憶裏。 證明,你曾經是個完整的好人。 - 我想把完整重新定義。 定義到,你只最愛我,就夠了。 我並沒有要求你完全的屬於我。 真的,

路人甲般的愛情 2011-12-25

忘記了小S在哪一期節目的什麽狀況下說出的話:你就是從路人乙變成了路人甲而已。 這話說的非常完美。 概括了愛情裏不被愛的那一方的尷尬處境。 再努力,再深入,仍然只是個路人甲。 不是TA的MR/MIS.RIGHT。 - 卑微嗎?如果,在愛情裏作為不被愛的那一方。 - 不要說什麽那個時候不懂得去愛。 沒有人天生就可以愛護另外一個人到極致的。 但人們總能想得到為了TA的MR/MIS.RIGHT去做哪些什麽